“滚远点”、不雅画面、惊悚画风……《不一样的卡梅拉》真的是给孩子看的吗?!

近年来,众多价格不菲、包装精良的绘本,打着获得国际大奖的旗号进入市场,成为许多低龄儿童的启蒙读物。

然而,北京日报(ID:Beijing_Daily)记者近日发现,一些销量火爆的绘本故事,却频频出现“滚远点”“去死”等不文明用语,一些儿童绘本画面“儿童不宜”,还有大篇幅描写谈恋爱的情节,更有绘本被指画面阴森惊悚,连大人看了都害怕。

许多家长不禁发问:这些绘本是给孩子看的吗?

畅销获奖绘本中

充斥不文明用语

“滚出去!”当3岁半的孩子与同伴玩耍时,脱口而出这句话时,孩子妈妈周女士十分吃惊:“你从哪里学来的?”经过与家人回忆,周女士才反应过来,这是家里一本儿童绘本中的对白,孩子特别喜欢那套书。

这套知名畅销绘本名叫《不一样的卡梅拉》,从法国引进,曾获法国多项儿童文学大奖。书中的主人公是一只特立独行的小鸡和它的小鸡家族。周女士买的第一季手绘本共12册,这套书在电商平台中销售火爆,很多店铺光买家评论就超过100万条。

“意识到问题后,我仔细翻了一遍书,发现这种不文明用语有很多处。”周女士举例说,在《我不是胆小鬼》这本书中,勇敢的小鸡们朝黄鼠狼大喊:“肮脏的家伙,在我揍你之前,赶紧滚远点!”“你吓唬不了我们,有本事你就过来呀!看我不把你打成肉酱!”

在《我爱小黑猫》中,不以外表取人的故事立意是好的,但重复多次“滚出去,流浪汉”,甚至还有“受够了!我们要把他干掉”这种表达。周女士认为,这对于处在语言敏感期的孩子来说,很不妥当。

更让周女士担心的是,她的宝宝刚上幼儿园,每周都要尿湿两次裤子,本来就怕孩子想尿尿不敢说,结果在《我想有颗星星》故事中,当外星小鸡告诉老师想上厕所、实在憋不住时,老师竟然很凶地回答“不能等一等吗?”“就你事多”。

周女士说,虽然孩子还不能自主阅读,但大人有时候给孩子读绘本顺嘴了,会忘记“屏蔽”这些不文明用语,而这些词句因为平时不常听,反而最能引起孩子兴趣,听了咯咯咯笑个不停,还会去模仿。 

藏在翻翻书中的

不雅画面

对于《不一样的卡梅拉》这套书,悠悠爸爸最不能接受的是第9册《我好喜欢她》。故事中连续数页描写两只小鸡谈恋爱的情形,其中一页讲述了两只小鸡在众多小鸡围观下深情亲吻。“这是什么导向?我并不是非常传统的家长,但这对于低龄儿童来说,这也太早了点儿!”悠悠爸爸无奈地说,听说孩子所在的幼儿园里,已经有小朋友以男女朋友互称,有的还称彼此已经结婚了,“孩子的感情是纯洁的,不应该用成人的思想去影响孩子。”

记者发现,一些绘本中不适宜孩子看的画面,让人防不胜防。5岁女孩朵朵的妈妈近日给孩子买了一本儿童互动百科立体翻翻书,书名叫《船舶100立体书》。

当她翻到这本书“繁忙的码头”标题那一页时,看到有一艘游轮,上面设置了好几个可以翻开的互动“窗户”,就挨个打开看了一下。

就餐、喝酒、理发等这些可能发生在游轮里的场景一一呈现,当她翻到第4个“窗户”时,画面顿时让她傻了眼——一个男人正闭眼趴在床上,全身裸体,只在臀部盖了个毯子,一旁站着一个女人,在给男人做按摩。“这有点儿太不合适了,虽然说按摩本身没什么,可这个画面设计,男人还是裸体,实在是不适合给这么小的孩子看。”

朵朵妈说,幸好她提前看到了,不然给孩子讲的时候,万一孩子问起这个叔叔为什么不穿衣服之类的问题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“其实我们很早就在教育孩子,让她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,而且男女有别,不可以赤身裸体地出现在别人面前。”她很庆幸,自己提前看到了这个不雅画面,避免了让女儿接触这个绘本里的不良设计。

画风惊悚还暗黑

如今,国内绘本市场大繁荣,洞洞书、手偶书、立体书、翻翻书……不仅类型丰富,题材多样,画风也各具风格。然而,多位家长向本报反映,有的绘本画风诡异、惊悚,孩子看了“害怕”。

不久前,市民马女士给孩子买了一本《中国童谣》绘本版,这本书精选56首中国精选童谣,内容贴近自然与生活,不仅获得了国际大奖提名,更有众多国内阅读推广人推荐。

然而买回家,真正带着孩子阅读时,马女士发现,这本书中有很多灰黑色调配图,4岁孩子总是捂住眼睛。《数数几条腿》这首童谣的插图中,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绿色骷髅爪子,上面长着又长又尖的指甲。《五兄弟》里,五个不成人形的“小鬼儿”也格外吓人。

“冲着中国原创画风买的,但实在没法说好看或者有新意。”“看不出有多深奥,就觉得挺诡异。”“里面的插图一点也不好,暗黑风,根本不是介绍的那么唯美。”……电商平台这本书的页面中,类似差评有几十条。

记者注意到,在回复读者差评时,中信童书官方旗舰店客服解释道,《中国童谣》这本书中的插图,出自8至15岁儿童之手,孩子们发挥想象力进行创作,图像参考中国原生态或各民族的版画、绣片、年画等……这本书经过质检老师严格把关后出版上市。因为这本书中选载的中国民间童谣,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,年代久远,与现代人的审美有一定差距。

对此回复,家长并不满意。“孩子们创作可以天马行空,但对于广大低幼读者来说,出版者难道不应该考虑,用美好、健康的画面形象,给童谣添彩吗?传承传统文化不应该去粗取精吗?”

探访

大部分绘本未推荐阅读年龄

让一些家长困惑的是,大部分绘本上,都没有明确推荐阅读年龄。

在北京图书大厦3层儿童区,可以看到四五个长长书架上都摆放着绘本,书架牌上写着“绘本”或“绘本故事”,但从头走到尾,很少能看到绘本上标注推荐阅读年龄。

在电商平台上,3至6岁仿佛是一个“大筐”,很多儿童绘本都被装了进去。“一个一年级小朋友或是幼儿园大班孩子,与小班孩子相比,情商、智商等各方面发育情况都有很大不同,理解接受能力自然也相差甚远。”石头妈提出了自己的困惑,她拿《大卫,不可以》这套获得大奖的绘本举例,儿子2岁时候不爱看,觉得大卫尖尖的牙齿很吓人,等到了3岁忽然特别喜欢,认为天天捣蛋惹麻烦的大卫很好玩儿。

可与此同时,处于叛逆期的儿子,开始踩凳子登高,乱扔东西。“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大卫的影响,开始各种捣蛋行为。真不知道,这书究竟多大年纪看合适?”石头妈说。

另有网友晒出《七兄弟》绘本,里面包括刀砍、火烧、坠崖、水淹等杀人方式,虽然绘本主题是想表达正义最终战胜邪恶、7个拥有独特本领的兄弟战胜了可恶的国王,但这位网友认为,四五岁的小孩还没辨别能力,分不清故事和现实,“他们会不会认为,火烧、水淹真的不会死人?一旦模仿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观点

“坚守图画书的真善美”

对于绘本中频频出现不文明用语,以及出现不适宜孩子看的插画,工作者协会原副主席、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原主席海飞指出,“这肯定是不合适的,我们引进、出版时应该把好关。小孩子是一张白纸,非常容易受到图书的影响。有时候,这种影响是一辈子的。”同时,他补充道,过分审查也应警惕,扼杀了创新的空间。

海飞坦言,目前中国图画书创作、出版还存在四大问题:一是一哄而起,把图画书当个筐,什么都往里装;二是不在图上下功夫,老在图画之外下功夫,比如出个导读本或者做个序,外加文字远远超过故事自身文字;三是过度宣传,一本书多的时候有28人联名推荐;四是杂志化倾向,一出一个系列。他认为,应该保持图画书的质量,不要“同质化”“低俗化”,写得慢一些、画得细一些,坚守图画书的纯洁和本真,守住真善美。

北京日报(ID:Beijing_Daily)记者 孙宏阳 骆倩雯【转载请注明来源:北京日报微信公众号】

相关推荐